财加CEO余景舒: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正处于一个美丽的阵痛过程互联网思维不是盲从思维 急于求成是不对的(转载)(图1)

  最早提出互联网思维的是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在百度的一个大型活动上,李彦宏与传统产业的老板、企业家探讨发展问题时,李彦宏首次提到“互联网思维”这个词。他说,我们这些企业家们今后要有互联网思维,可能你做的事情不是互联网,但你的思维方式要逐渐像互联网的方式去想问题。

  自此互联网思维一炮而红,泛滥而不可收拾,。

  互联网思维改变了当前商业社会的运行模式,但也让很多人陷入集体的魔症。很大一部分所谓互联网思维信徒眼中,大有只要“沾上互联网思维的仙气,则必将魔挡杀魔、佛挡杀佛,所向披靡、一往无前”的慷慨气势,但是,互联网思维真的那么好玩吗?贯彻执行互联网思维真的那么容易吗?

  核心竞争力:互联网思维不是盲从思维

  “一女神同事,她老公给她送饭,没说话放下就走了。

  新来的男同事问:那是谁?

  她:送外卖的。

  问:没给钱?

  她:不用给,晚上陪他睡一觉就好了。

  男同事沉默了,第二天,给她带了四菜一汤的午饭,整个办公室轰然大笑。”

  这个段子想必大家都看过,它告诉我们:不要在浅层观察表面后就盲目复制别人的商业模式,你不知道人家有什么核心竞争力!

  虽然只是个段子,但扪心一问,有多少人像极了这个新来的男同事?

  那些高举着互联网思维旗帜的勇士们,浑身充满着浮躁的戾气,在同样浮躁的商业社会奋力拼杀,希望成为第二个小米、第二个雕爷、第二个褚橙,精神可嘉、勇气可谓。

  很多人谈到如上案例,都认为自己正在如上的成功道路上踩着钞票奔腾,说到小米,便钟情其粉丝经济,大力仿效做活动吸引粉丝,或者搞个预售,再玩饥饿营销;说到雕爷,便想着搞个封闭试吃,出大价钱请一票明星做个人气背书;说到褚橙,便巴不得包装出一个张橘子李南瓜王葫芦来。

  但是,互联网思维不仅仅是在兜售情怀,最重要的是:你有别人的核心竞争力吗?

  小米的成功,并不是雷军哄骗了一堆你所认为的“脑残粉丝”,然后在论坛靠水军一通鼓吹,然后搞个饥饿营销,然后就等着一大票的人民币扑过来了。雷军在做小米前的身份履历,就不需要我再絮叨了,他本身的品牌背书,是小米强健起来的筋骨,何况还有好多位精干的干将。而且,若干场的线下粉丝体验活动,为小米的渠道口碑拓展也建下汗马功劳。此外,资金、技术、人才、市场等方面,小米虽然做的不完全严丝合缝,但起码遵循了互联网思维所倡导的基本规律。

  雕爷牛腩,单就案例影响力方面的成功,雕爷牛腩也绝不是很多人认为的搞半年封闭试吃、定12个菜谱并定期更换,然后请一票明星来吃,然后做个推广,然后就等着刷刷收钱了。做餐饮真就这么简单吗?雕爷丰富的营销从业经验、对明星大咖的强吸召唤力、与风投的暧昧关系,天时地利人和,你都拥有了吗?机会你有了吗?吃螃蟹的胆识和定力你有了吗?

  褚橙做的确实很成功,但褚时健的人物背书你有了吗?褚橙背后的营销团队你有了吗?还有,最主要的,褚老钟的橙子你有了吗?

  那么,核心竞争力你有了吗?

  如果没有,那你的互联网思维不能叫互联网思维,充其量只是互联网盲从思维。

  病态: 互联网思维催生急于求成

  互联网思维的另一大罪状,就是让更多人陷入急于求成的自我麻醉中不能自拔。

  在成功商业案例的牵引下,在舆论环境的鼓吹下,互联网思维一发不可收拾:传统大企业开始自我反省,利用互联网思维改造自己;新生企业以互联网思维为幌子,开始兴致勃勃的创业,组团队、搞噱头、拉投资,力求一炮而红;淘宝店主也充分挖掘互联网思维的“核心价值”,进行以“改造世界、改变人类生活方式”为己任的商业创新;更多的在职人员,公务员、上班族、家庭主妇,也在互联网思维下重生了,开创了第二职业。

  当全民集体陷入互联网思维的商业伦理中,我们是否该反省所处大环境的正当性?

  急于求成表现在几个方面:

  一、领导人或股东的商业心态。很多人之所以追随互联网思维,无非是看中其投入小、见效快、低风险,这样的认知理念下,只能得出一个赚快钱的结论。赚快钱是当前社会中的一种病态存在,与投机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它警示人们要循序渐进,但往往事与愿违,经常被变异被扭曲。

  二、投资人的期望周期。互联网的发展,让投资行业瞬间兴旺起来,投资就意味着要盈利,为了盈利,就要进行各种的商业操作与包装,一如马佳佳、余佳文等,他们本身是很牛逼,投资人也很有眼光,但在投资行为的驱动下,除了突出长期效益,也更得保证短期收益,收益的目的性太强,自然生长的力量总会受到影响,急于求成成为最佳的表现形式。

  三、互联网商业项目的特点。很多互联网商业项目,本身就是一阵风的项目,比如脸萌,红火过后,也就红火过了,其价值更多体现在增强主导人的个人品牌力,助力其成就未来的项目。如此类一样的项目,前期目的性只是打打影响力,或者赚一桶金。唯快不破就成为很多人的行事准则。

  四、传统企业的发展瓶颈。互联网的发展,让传统企业深切感受到了危机,为了拯救企业于水火之中,狠心咬牙自我救赎,按照互联网思维改造企业,改造思想,精神可钦。但企业本身对于互联网思维改造企业能否成功的观望心态,让其对成功,或者说立竿见影的效果充满期待,在瞬息万变的竞争环境中,这种期待就容易转变成急于求成。

  以上这些画面,是不是似曾相识?

  08年前的股市网络科技、08年后的房市,就如如今互联网思维背景下的疯狂人群一样,陷入集体的无序狂欢。泼一盆冷水,或许才是一剂拯救的良方。

  定义: 互联网思维三段论

  互联网思维的本质,其实还是基于对互联网传播方式认知的基础上,在产品或品牌的营销推广中,对产品的不断优化与提升,以更符合消费者的使用需求。而其生产、售后等环节,只是服务于营销推广的“前”与“后”两个“端”。一定程度上来讲,商业的本质就是销售,做好销售才预示着实现预期,产品或服务,都是服务于销售的,也就是说,为了让产品卖的更好,俘获更多粉丝,让推广做的更精致,就必须强化两个“端”的质量,即,一做好产品,二,做好服务。产品质量也是在这样的角力中升级、创新。

  互联网思维的本质,还是集中在前中后三段,即用互联网思维做产品、用互联网思维做推广、用互联网思维做服务。

  产品端。产品质量是成功的前提,但什么样的产品是好产品?当前的标准,更大程度上,不是企业所认为的好就是好,而是消费者认为的好才是好。前几天和一做早教机的客户聊天,他们以前的模式是让产品更符合宝宝的使用需求,但市场的反馈是家长不买单,经过调研,调整了策略,让产品首先符合家长的标准,然后在此基础上满足宝宝的需求,这样,家长认可了。在互联网思维的语境中,好的产品即要更多地体现用户的需求和价值观,这就需要不断的优化、完善、升级。

  售后端。售后在互联网时代的价值,绝对更大于传统时代。首先,反馈的即时性与便捷性,缓冲了用户对企业的负面情绪。以前出现质量问题,只能和企业售后部门电话沟通,而且多以不愉快结束,然后再通过媒体曝光,寻求进一步解决。互联网时代,通过微博一个@,或者微信一个私信,问题便可以得到解决。其次,售后不仅充当了售后功能,同时还兼具产品经理的角色,收到用户投诉信息,便可及时反馈至品管部,进行产品的优化调整,大大增强了环节成本。另外,售后的答复行为,与用户的沟通过程,本身就是一种营销,一种公关,对于品牌塑造也功不可没。

  营销端。营销端才是互联网思维的核心,互联网思维首先改造的是营销方式,其次才是产品、服务的理念。营销是通过研究人性来拓展市场,而互联网思维提供的,就是在互联网时代如何进行产品销售的方法。谁是我的目标人群?我的产品如何引爆?如何让更多人知道我的产品?消费者看重我产品的哪一点?如何才能保证产品的持续性?如何能获得消费者对产品的态度?如何能调动网友的力量,把我的产品卖出去?如何能让网友给我的产品点赞?从营销的角度出发,最终让产品信息得到充分的释放,这才是互联网思维的商业根本。

  所有这一切,都有个很正向的前提:用正常的商业心态做产品。何谓正常?把产品做好、做实、做精。相信每个人的初衷都是好的,但在面对恶劣的行业竞争、不断上涨的原料成本、直线上升的人力成本时,是否还能坚守?

  意义:互联网思维让认知回归本质

  从事物的本质上来说,互联网思维的确是个好东西,它革新了人们的观念,让思维方式更符合事物的发展规律。不仅在商业领域,对于整个经济、文化、政治的大格局,都有重要的启发。在商业方面,它驱使人们去重新理清企业与消费者、产品与消费者、企业与产品之间的关系。这对于规范商业环境、规范生产消费秩序,都有积极的意义。

  从被大家背烂了的小米、褚橙,甚至《小时代》、《泰囧》等的运作模式上来看,互联网思维在其成功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对事物的发展产生过相当大的推动。

  但是,这是否说明,互联网思维的躁动中,我们的所得皆是利好?

  互联网思维无法圆全民的致富梦,让其回归本质,或许才是互联网商业之福、互联网商业企业之福。



  财加CEO余景舒: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正处于一个美丽的阵痛过程互联网思维不是盲从思维 急于求成是不对的(转载)(图2)

  互联网金融,进入这个行业,从无到有,看他成长,演变甚至渐渐与它融为一体,也才短短几年,已然是另一副光景。这个行业,虽然只有那么短短几年,却像是经历了几十年之久。每一点滴都是经历,每一次蜕变都是成长,积累出了“人形”“人性”;埋头努力的我们,钩织出了百态的行业,百态人生……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正处于一个美丽蜕变的阵痛过程,恰似蝴蝶破茧,当痛苦结束的时候,便已经拥有了飞翔的力量。
  近年来,在新旧金融两种业态交互推动下,互联网金融有力推进了中国金融创新的发展,但其自身也出现了不少争议。以曾号称互联网金融2.0时代的P2P神话,一夜之间彻底破灭的e租宝事件为开端,自2015年年底,大大集团、望州财富、中晋系等互联网金融平台接连出现问题。分水岭已现,监管收紧,中国新金融该何去何从?是走向低谷还是重现繁荣?如何有效监管,让金融回归本质,服务实体经济和普罗大众?
  分水岭已现,互联网金融何去何从?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发展到哪个阶段了?用行业内人士的话说就是,从野蛮生长的阶段到了一个快要成熟的阶段,这真的是一个值得欣喜的消息!。积木盒子的母公司PINTEC(品钛)集团在北京宣布成立,宜人贷纽交所上市,财加登陆香港主板,Circle获6千万美元D轮融资…互联网金融的“辉煌战绩”告诉我们,近乎颠覆性的商业模式何新的金融业态以及如比特币、区块链等创新技术正在改变着中国乃至世界的传统金融格局。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规范成熟依然还在路上,顶多只算刚刚开始。这正是当前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亟需解决的一大短板问题。尽管在行业发展脚步放缓期出现了接连的平台“出事”、老板“跑路”,但是,行业大多数企业都仍然坚持着守法和诚信的底线。从国家经济发展的全局看,互联网金融在实现普惠金融和服务小微企业方面的积极意义不容置疑,依法保障和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基本方向也不容动摇。财加CEO余景舒: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正处于一个美丽的阵痛过程互联网思维不是盲从思维 急于求成是不对的(转载)(图3)
  就整个互联网金融领域来看,现已逐渐呈现多级分化的境地。一方面,BAT、万达、苏宁等巨头早已布局;一方面,其他产业及资本方对此垂涎三尺;另一方面,合法合规的平台自行调整转型;还有一些自身监管缺位的平台正面临青黄不接甚至倒闭的境地。作为互联网金融企业在合法合规经营、融通普惠百姓的同时,要主动承担社会责任、承担起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的职责,共同营造良好社会氛围,促进普惠金融发展。只有每个平台都以真实、透明、健康的形象呈现给用户,才能携手推动整个互金行业越走越远。
  要么承受自律的苦,要么承担自责的悔
  互联网金融在过去几年的发展过程中,本身就在进行着不断的自我完善,但如果今天这个行业想继续健康的走下去,需要行业里面的每一个企业对其平台上所建立的标的、借款人包括投资人等群体信息,一定要有一个非常良好的把控。这个行业一定要有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因为行业里面,不规范、不正规、没有资质的企业实在的太多了,比如,产品同质化、市场无序竞争、违规经营、倒闭跑路等现象日渐暴露,行业发展倒逼监管创新。
  对于这些出问题的平台到底是不是互联网金融或者P2P平台,在此先打一个问号。为什么?P2P是什么呢?一个专业的网络平台帮助借贷双方确立借贷关系并完成相关交易手续。借款者可自行发布借款信息,包括金额、利息、还款方式和时间,实现自助式借款;借出者根据借款人发布的信息,自行决定借出金额,实现自助式借贷。这就要求平台运营必须合规,相关交易双方背景及整个过程必须透明可查询。占财加员工人数将近一半的员工是风控人员。那么,这些专业的风控人员每天他们在做什么?他们每天都在审核借款人提交过来的厚达10公分的借款资料,他们需要去验证这些资料的真伪。很多人可能认为,通过大型电商平台或者互联网平台导流就可以了。这只是一部分,剩下一部分很重要的,就是线下团队完成第一轮审核分离有效用户信息,同时利用线上的各种大数据、征信平台信息技术再次进行风险核查。这是一个平台的基本功,我相信100%出问题的平台都没有做到这一点。
  这个行业说到底还是一个金融行业,金融行业核心的人员比如说风控、产品、技术人员,他们都是有着一定资质的专业人士,这些专业人士他们的资历和经验是不可能在短期之内得到一个复制和传递的,这就意味着今天我们在追求速度和规模的同时也一定要兼顾到风险控制:比如,需要对从业人员有一个资质的要求,也就是准入机制。从监管角度来说,互联网金融企业要自律:比如不是简单从注册资金本、股权结构等信息去判断一个平台,要去看平台提供的服务到底是什么,借款人的资质到底是什么样的,也就是随机抽查机制。
  困境中谋生存,逆境中自我成长,挺到最后的才是赢家。面对前所未有的整肃形势,面对着中国众多投资人的期望和新人,你还会认为自我调整的过程是痛苦的吗?自律是解决问题最主要的工具,也是消除恐惧最有效的方法。
  回山洞去,练好内功。
  成长真的是一件特别私密的事儿。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一段默默无闻,逼着自己努力蜕变的日子,咬牙熬过了就会像凤凰涅槃般绽放光彩。国家如此,企业亦是如此。除了自己,谁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主动帮一个平台完善、提升、突破,平台也没必要把成长蜕变的过程公之于众。喜欢一句话:回山洞去 练好内功。
  自去年7月底至今,互联网金融政策层面紧锣密,使得整个行业大洗牌的同时,更多的是促进互联网金融模式趋于稳定和成熟。资质差的平台或将面临消亡结局,资质雄厚、管理优秀的一线阵营企业却抓住机会,快速上升。路口,车多人多,事故多发。开车时,到底该如何行驶,才能安全合规?坚守,认真,耐得住寂寞,看重未来价值,以用户利益为原则,把“匠心”应用到场景化,移动化等合规领域。其实,对于财加来讲,最镇疼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去年企业在上市过程当中,其实是经历了很多阵痛的,痛点就在于企业的管理者需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对企业的方向、运营、管理做出一系列的调整,比如公司组织架构是否完善,财务体系是否健全,内控流程是否覆盖到所有环节,劳动是否合法合规,平台是否有足够信息安全和交易安全保障,企业是否合法纳税等等每一个细节甚至更多。金融是有风险的,投资人需要对自己可以承担的风险进行界定,不只简单地做出品牌名声。监管收紧,行业调整时期,风险聚集,在此提醒广大投资人加强风险意识,理性投资。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不要一味追求高息,理财还是需要理性。与此同时,呼吁互联网金融同行,在合法合规经营的同时,主动承担的社会责任,加强企业自律,严格落实风控管理,为每一位投资人和融资人提供安全、优质的互联网金融服务。中国经济体制正在进行全面深化改革,各行各业都在去产能、调结构,希望这是凤凰涅槃的过程,经过短暂的阵痛与挫折之后能够欲火重生。
  这是一场全面的社会大变革,一场源于基层改革国家体制的一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社会财富二次分配和市场资源优化配置关乎亿万民众心情的社会大变革。希望全社会更多的有识之士加入互联网+行动计划,只有这样,具有中国民族品牌的互联网、物联网平台才能应运而生,中国经济才能顺应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发展大趋势。我也相信短暂阵痛调整,令互联网金融发展整个过程只有美丽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