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日前发布的2017年1~9月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显示,1-9月,电信业务总量完成18209亿元,同比增长63%。电信业务收入完成9624亿元,同比增长6%。9月当月户均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达到2007M,比去年同期增长140%。

国内外研究显示,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一数据资源大国和全球数据中心,2019年仅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就高达1220亿GB,潜在的巨大价值有待深入挖掘。以新冠疫情为契机,我国加快新基建进度,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壮大数字经济新动能,再次明确支持数据交易发展。


7月23日,中国互联网协会在其主办的2020年(第十九届)中国互联网大会上“云发布”《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0》(简称《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达13.19亿,占据全球网民总规模的32.17%;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达1220亿GB,较去年同比增长71.6%;全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35.8万亿元,已稳居世界第二位。

移动宽带用户占比达78.1%,今年净增1.48亿户。9月末,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13.9亿户,1-9月净增 7264万户。移动宽带用户(即3G和4G用户)总数达到10.9亿户,1-9月累计净增1.48亿户。4G用户总数达到9.47亿户,占移动电话用户的67.9%,1-9月净增1.77亿户。

20Mbps及以上固定宽带接入用户数超3亿,光纤接入用户占比达82.7%。9月末,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总数达3.37亿户,1-9月净增4007万户。20Mbps及以上接入速率的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总数超3亿户,占比为89%;50Mbps及以上接入速率的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总数达2.07亿户,占总用户数的61.5%,1-9月净增8067万户。光纤接入(FTTH/O)用户总数达到2.79亿户。

我国数据资源持续增长

可以说,移动互联网是我国典型的数据富矿。13.19亿移动互联网用户都是这座数据富矿的生产者和受益人,4G和5G则进一步加速了它的增长。根据《报告》,我国4G基站总规模在2019年底达到544万个,占全球4G基站总量的一半以上。我国已在2019年6月6日颁发5G牌照,历经一年建设,据Gartner研究,已成全球5G基站数量最多、用户规模最大的国家。

当月户均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超2000M。9月当月户均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达到2007M,比去年同期增长140%。1-9月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达154亿G,同比增长148.3%。其中,通过手机上网的流量达到146亿G,同比增长162.3%,占移动互联网总流量的94.5%。1-9月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流量达1308亿G。✤

我国2019年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1220亿GB,数据富矿有待深挖9月户均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超2G(图1)

受益于此,云办公、云教育、云理财等移动互联网新业态在新冠疫情期间逆势增长。在此之前,根据《报告》显示,我国2019年电子商务交易规模已经达到34.81万亿元,连续多年位居全球电子商务市场首位;网络支付交易额达249.88万亿元,移动支付普及率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对此,我国2020年顺势加快新基建进度,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壮大数字经济新动能,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

《报告》等国内外研究显示,我国业已成为全球第一数据资源大国和全球数据中心、全球第二大数字经济体,新生数据正从2018年约7.6 ZB增至2025年48.6 ZB,数字经济规模正从2019年35.8万亿增至2025年60万亿。移动互联网等数据资源富矿,有待于深入挖掘。与此同时,我国积极扩大数字贸易,增强数字经济发展“溢出效应”,助推全球数字化进程,增进全球人民数字福祉。

我国已在2017年提出“构建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数字经济”,2019年首次从中央层面明确数据是生产要素,2020年出台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部署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得到《2020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重申,以及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部委,北京、贵州等地方积极响应。

全国首家大数据交易所

值得关注的是,当前处于公开征求意见阶段的《数据安全法(草案)》,初步确立数据安全与发展并重的总原则,更是在第十七条提出“国家建立健全数据交易管理制度,规范数据交易行为,培育数据交易市场”。在全国首个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贵州已成立全国第一家大数据交易所——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率先构建并持续完善数据要素价格市场,争创国家级大数据交易所。

五年多运营,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已成为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首批重点企业、国家技术标准创新基地(贵州大数据)参建单位、全国信标委“大数据交易标准试点基地”、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荣膺2019数博会“领先科技成果奖”,参与了国家大数据政策网络营销、标准的制定,及国家科研项目,正加大市场开拓力度,稳步扩大数据交易朋友圈,共建开源数据交易生态,服务数字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