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大赛给高校创业教育的启示 ——互联网+大赛评审有感(三)移动医疗领域热钱涌动,医药互联网创业者正迎来资本的春天(图1)

在腾讯系、阿里系之外,小米系也是暗藏野心,另一大派系百度虽然因未有明确的投资项目而未能上榜,但了解江湖的人想必也都知道,李彦宏一直都不只是一个传说。

就在我的这篇连载二中,我分析参赛学生项目落选的原因有三点:

进入2014年下半年以来,以8月“春雨医生”的5000万美元C轮融资为起点,到10月“挂号网”拿到1亿美元的C轮融资,国内移动医疗领域热钱涌动。

第一、闭门造车,不以市场为起点;

以腾讯为代表,手中向来不缺钱的互联网巨头们也是持币待购。两个月狂砸1亿7千万美元,入主“丁香园”和“挂号网”,腾讯布局互联网医疗领域的野心路人皆知。

第二、为参赛而参赛,模仿和抄袭严重;

江湖烽烟四起

或许,当前有能力与腾讯掰一掰手腕的,唯有新近杀进华尔街的阿里巴巴。从天猫医药馆到支付宝牵手海王星辰,再到马云设想中的终极杀器—未来医院,阿里巴巴一直想打开通往移动医疗的这扇门。

腾讯OR阿里?恐怕没那么简单。

在国内,对移动医疗领域虎视眈眈的互联网巨头,远非腾讯、阿里。二马想要瓜分国内移动医疗健康领域,首先,恐怕雷军就不答应,刘强东可能也会有意见,当然,百度的李彦宏更不会坐视二马在移动医疗健康领域谈笑风生。大佬们想的,都是分一杯羹。

梳理国内几家互联网公司在移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情况,就不难发现,在腾讯系、阿里系之外,小米系也是暗藏野心,另一大派系百度虽然因未有明确的投资项目而未能上榜,但了解江湖的人想必也都知道,李彦宏一直都不只是一个传说。

第三、确实想做事,但是不会做事、不知道从何做起。

回头看看这些参赛的选手们,那真是“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但是,面对这样的现象,这样的原因,有没有解决之道呢?俗话说:有矛就有盾,任何事物都是在问题出现的时候,它的答案也同时出现了,只是看你是否找到了它的答案。

今天我就写写我对解决之路探讨:

腾讯系风头正健

成立于2013年的PICOOC(缤刻普锐)是一家移动智能外设产品和应用开发商,提供穿戴式设备和医疗健康服务等。

2014年6月,PICOOC从腾讯和京东手中拿到了2300万美元的B轮融资。这或许是这家创业公司的一大步,但更是腾讯的一大步—在这以后,腾讯进入了投资移动医疗的“癫狂”状态:7000万美元入主丁香园,1亿美元砸向挂号网。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腾讯将通过这两笔投资整合旗下的互联网医疗资源:“丁香园”的医生资源和“挂号网”的患者入口可以直接连接医患两端,更可以通过已成熟的微信、QQ等轻松实现O2O。腾讯将通过“微医平台”实现医疗场景下的移动支付,投资“挂号网”不失为一个良好的切入点。

创业大赛给高校创业教育的启示 ——互联网+大赛评审有感(三)移动医疗领域热钱涌动,医药互联网创业者正迎来资本的春天(图2)

腾讯在两个月间甩出1.7亿美元的土豪级手笔,投资两家总部设在杭州的互联网医疗网站,阿里怎么看?

阿里系早有布局

马云掌握的云锋基金早在2011年就向寻医问药网投资数千万人民币比起眼下腾讯动辄数千万上亿美金的手笔,这笔投资确实有点毛毛雨,但在腾讯杀入之前,医疗市场的玩法真的还没这么豪迈。

一、从市场需求出发,与客户合谋产品;

我们说商业模式设计,是一个项目成功的基础。曾经有一个项目拿到三轮投资后宣告失败,而在我朋友给他第一轮300万投资时,我就提醒他说:这个项目商业模式不清晰,投资要谨慎。他不以为然,说不要紧,我到C轮就退出了。原来是想找到下家卖掉,挣点钱就算了,没想到,这个项目在烧了3800万之后,还是夭折了。因此,投资圈流行一句话:好些项目一般都活不过C轮。这个跟我们前边说“好些项目都是伪需求”是一回事。

李嘉诚说过一句话:“不论你做什么生意,都要先找到买单的人。”就是说,你这个产品或服务希望谁掏钱?找到TA,然后一起探讨对方需要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乔布斯说:“客户的需求是被诱导出来的。”也就是说,先按李嘉诚的说法去找到那个潜在的用户,然后再去诱导用户的需求,让对方感觉这产品和服务就是给TA量身打造的,这个过程需要客户需求调研、新产品试用(创意测试),百炼成钢,最后才会找准对方的痛点、大家关注的热点、客户普遍的难点。这个过程一定是有用户参与的,你和用户一起设计、一起打造,当产品还没出来,用户已经亟不可待了!

如果还想不通这个问题,那你去看看人们排队购买苹果手机的情形就明白了!从发布创意,到样机测试,你看苹果是如何做的?苹果产品销量那么好,难道是偶然的吗?原来,在互联网时代,任何一个成功的产品,都必须谦卑地俯下身来,千方百计探寻用户需要什么,需要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用户想到的你要有,用户没想到的你要想到,不仅想到,还要让对方认同,先成为你产品的粉丝,期待TA心目中百般描绘的美好产品问世,这时你的产品才“千呼万唤始出来”,你看有没有人买?就像怀孕一样,要经历十月怀胎的痛苦而美好的过程,才能把一个创意变成产品,而这其中,不是爸爸和妈妈合谋的结果吗?没有客户参与设计的产品和服务,就不会成功,这点十分重要。

与客户合谋产品和服务,有三个重要的环节。

2014年7月,云锋基金又向华康全景网砸出了几千万人民币。随后,就是8月,春雨医生拿到了5000万,不过货币单位换成了美元;再然后,业内周知的,医疗市场彻底被颠覆了,或者说玩坏了。

一是找到用户真正的需求;或者用户本来没有这个需求,你要把TA真正的需求诱导出来;

寻医问药网创立于2001年,堪称国内互联网医疗领域的先行者,号称坐拥数十万注册医生;华康全景网定位于国内网上预约挂号统一平台,自2012年展开预约挂号服务—即使不那么聪明的小伙伴也不难看出,挂号网最大的对手出现了。

二是设计满足用户的产品或服务;

三是让用户试用你的产品或服务,说出他们的体验,最好让用户来代言,用用户的口来说出产品的好!

这就是为什么苹果手机明明瞄准的是中国这块最大的市场,却偏偏先在其他市场发布?就是想让第一批用户为他代言。为什么海底捞火锅,会花钱让客户等待时修指甲、叠纸鹤、嗑瓜子?这些客户就是海底捞最好的代言人,对不对?就连客户叠纸鹤,也变成了吃火锅的部分体验,其实也成了海底捞产品设计的一部分。

与客户合谋,就是为客户定制。找到客户痛点的产品,那就像“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其他的产品和服务,一下感觉:顾客都去哪儿了?

不难看出,“二马”不约而同地希望借助挂号平台实现支付业务,而分属“二马”的支付宝、微信支付早就磨刀霍霍了。

小米系虎视眈眈

从来就不甘寂寞的雷军带着他的小米于2014年9月向九安医疗投资2500万美元,可以看做小米系加入医疗健康领域战场的号角。

其实,“雷布斯”布局医疗健康的时间,远早于“二马”。早在2007年,雷军的个人天使投资机构顺为创投就向“好大夫在线”送出3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雷军发起的顺为基金也曾在2012年向丁香园送出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主打小米手环的华米科技,也在2014年初拿到雷军的数千万元。

创业大赛给高校创业教育的启示 ——互联网+大赛评审有感(三)移动医疗领域热钱涌动,医药互联网创业者正迎来资本的春天(图3)

不过,做硬件做得风生水起的雷军,其投资似乎也更偏好硬件。小米手环自不必多说,创立于1995年的九安医疗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致力于专业检测家庭化、个人化,专业理疗家庭化,是国内领先的电子血压计生产厂商。2011年九安医疗推出自有健康品牌iHealth,也是这次获得小米2500万美元注资的子实体。

二、从解决问题发力,要测试创意;

解决问题之前需要经历找出问题、分析问题阶段。这个过程也像试错的过程,因此有人说创业就是试错。可是,哪个试错不需要成本呢?因此也有人说:创业就是百折不回,不屈不挠。但是,也确实有很多创业者,不缺乏创业精神,不缺乏百折不回的意志,可就是屡创屡败。其实,其实确实有方法可以降低试错成本。我在2009年一对一辅导了一位创业青年马梅,她刚开始创业时是做一本母婴方面的杂志,第一期她就印了一万册,一个月下来只卖了500本,接下来她就发愁了:再印下期如果还没人买,公司就得关门了,因为她启动资金只有五万元。后来我跟她一起分析市场,找到方法,解决了发行问题。关键在于,假如马梅第一期只印500本试刊,是不是就全卖掉了?结果就是全胜,带来的就是信心。慢慢在增加客户的同时增加印刷量,就比卖不出去再来想犯办法解决主动得多了。因此,不论什么产品和服务,都需要前期的小范围测试创意,就像海南省引进一个西瓜种子,还要第一年先种五亩地,看看结果产量好不好?甜不甜?感觉不错,第二年才会大面积推广。创业也是如此,大道都是相通的。

当然,雷军在移动医疗上的野心,不仅仅是小米手环。

互联网时代,技术的发展已经可以大大降低创业的试错成本了。我们完全可以把创业的“试错”过程,变成“试对”的过程。这个测试创意的方法就是“众筹式预售”。一个产品创意出来以后,先在网络上、微信群里众筹预售,订的人多了,就去做;没人订货,这个产品就放弃,没有试错成本。就像小米手机等,很多案例都是这样来测试创意的。

创业大赛给高校创业教育的启示 ——互联网+大赛评审有感(三)移动医疗领域热钱涌动,医药互联网创业者正迎来资本的春天(图4)

三、从加强创业教育实践环节入手,让学生找到市场的感觉。

创业者项目不行、大赛落选,归根到底是创业教育的问题,因为这些大学生还没走出校门,对市场全无感觉。因此,即便是那些历年来在创业大赛中拔得头筹,斩获金银奖的创业项目,真的拿到了投资,切实投入到创业中去的,成功者也是寥寥无几。但是,明显感觉到,这几年成功率越来越高了,根源是创业教育越来越得到重视、创业孵化确实起到了很大作用。

高等教育担负着育人的重任,创业教育目前已经纳入国民教育体系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为了唤醒广大民众创新的意识,提升国家经济转型实力和动能。于是,浙江省高教厅8.28发出了文件,要求高等院校“普遍建立创业学院”,上海市学生事务中心7.27发文,要求中职学校也要建立“创业基地”。这都是创业教育的春风,必然会滋润缺少创新意识的土壤,焕发创新人才培育的热情,随之也会完善创业教育需要的机制和体制。

盛大系背影渐远

ATM(阿里、腾讯、小米)三大派系之外,曾经盛极一时的盛大也曾在2011年涉足医疗健康领域。

目前发展态势良好的“咕咚运动”曾获得盛大1000万元投资;另一家专注移动医疗健康的应用开发商珠海奥美科技也曾在盛大手中拿到过数百万的A轮融资。

我说过“创业是企业家的专业,开办学院是高校的专业”,因此,不论是高校内的创业学院,还是校园外的创业基地,一定是需要校企合作共建,企业家导师参与到创业者培养过程中去,才能把创业教育中的企业家精神传承、创业薪火传递,商业文明网络建立等,高校把教育本能发挥好,是可以助推创业教育的,“创业者是可以学习的”已经成为大家共识,关键就是如何找到创业和教育在创业学院内的结合点。

我创业多年,深深体会到“实践出真知”,市场的感觉是在实践中练出来的。也可以说,创业者的市场意识是在创业实践活动中醒悟过来的。我深知创业者在最初有了创业的创意时,最需要有人来支持他们去实践,这个实践的支持包括智力和财力的具体支持,而不是几堂课可以解决的。于是,未来的高校创业学院或者创业基地,是需要天使投资、风险基金与创业学院同在,创业导师的智力陪伴,创业教育课程的无时不在,共同来完成的。创业大赛无疑是实践中锻炼学生创业实践能力、培养学生创新创业意识、熟悉创业流程和树立正确创业理念的最好地方式之一。

有了资金,才可以试错。有了导师的支持,才能更加坚定创业的信心,导师的力量有时更像是一种信心的传递。目前,中科招商携带者他们的三基工程,在高校里建基金、建基地、兴基业,开办中科创业学院,正可谓带了个好头,这是一种创业学院的范式,也是大学里创业教育的一种模式。

不过,伴随着盛大系的整体走低,陈天桥已3年多未有再涉足移动医疗健康市场。在这个同样需要资本说话的领域,盛大系想再次介入,难于登天。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切都将互联网+,当创业者都开始注重创业课程学习,创业实践尝试的时候,互联网+创业教育=数字创业学院!数字创业学院与实体创业学院,就会像天地共存,阴阳消长一样,与高等教育一起为大学生创业教育,提供更大的实践空间。

正所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创业教育,教育是根本。创业学院和数字创业学院,正在与高等教育携手,向我们走来。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JJ比赛”这家依靠棋牌类游戏起家的竞技平台,也创立了竞技创投,在2014年上半年砸出1000万人民币,向“每日瑜伽”送出天使轮投资。

这或许标志着BAT或者ATM之外,国内互联网企业进军移动医疗的一个动向——不乏财力的互联网公司将着力培养更多泛医疗领域的潜力公司,瑜伽、健身、医学美容等相关项目,或许将很快迎来资本的春天。

(本文选自《E药互联网研究》杂志2015年1/2月合刊)

凡注明来源《E药互联网研究》所有作品,均为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反上述声明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内容合作请发邮件至88039898@qq.com

欢迎参加“2015中国医药互联网创业大赛”,

提交项目,请点击“阅读原文”

↓↓移动互联网↓↓↓↓